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>正文

赵某与嘉鱼县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

来源: 时间:2018-05-16
 
案例内容
【案情简介】

2015年2月底,年轻女孩赵某在母亲杨某的陪同下来到咸宁市嘉鱼县某医院做检查,原因是小赵感到右小腿侧面有胀痛感,经该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轻微的椎间盘突出。之后,小赵便在该医院康复科住院接受针灸治疗,住院时小赵是正常自行到该院康复科就诊,进行针灸、电疗、按摩医治。住院第8天,在治疗中,针扎上去后,小赵就开始抽筋,导致最后整个身体动不了。杨某带女儿小赵到市内各大医院检查,都没有明确的诊断结论,病情也没有好转。杨某便要求县某医院赔偿各项损失,提出60万元的赔偿诉求,当事医院推三阻四,拒绝承担责任。同时,杨某坚称县某医院有擅自更改小赵病历的行为。

经了解,赵某,女,现年22岁,未婚。目前,赵某两腿长短明显不一,略带萎缩,全靠进口药物维系组织细胞的生长。

【调解过程】

嘉鱼县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(以下简称调委会)受理了本纠纷的调解申请,按照杨某的陈述和诉求,调解员耐心地进行了法律的解析,为杨某指明了依法维权的路径:第一步,向县卫生行政部门申请,由卫生行政部门组织调查,判定是否属于医疗事故,对不能判定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的,依照有关规定交由负责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的医学会组织鉴定;第二步,按照鉴定结论,由患者依法提起民事赔偿,对赔偿不服的,依法向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。杨某认为,依法定程序维权时间长,诉讼成本高,且一直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来促使当事医院承认这是一起医疗事故。

经过初步调查,小赵在事发当天是一个人来到康复室的,在向医生陈述完病情后,施针医生刘某按照上次的治疗手法给小赵施针,刚施完针,小赵就感觉到小腿轻微抽搐,当时并没有在意,紧接着就开始麻木不能动弹,小赵大声呼喊,施针医生马上采取抢救措施,但还是没有解决。事后的几天里,小赵的右腿肌肉明显萎缩,导致两腿长短不一。其母杨某心急如焚,便带着女儿四处求医,通过诊断书可以确认是施针导致的神经受损。于是杨某便向小赵就诊的医院提出赔偿要求,该医院与杨某初步达成以下协议:医院免费为小赵治疗,药费由杨某出,医院腾出一间病房专供她们居住。就这样小赵在该医院治疗一年多。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小赵用的都是进口药,病情略有好转,但杨某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渐渐不支,进口药难以为继。杨某看着女儿像花一样日渐枯萎,实在没有办法了便向某镇调委会寻求帮助。

在调解过程中,当事医院比较配合,愿意为小赵继续提供免费治疗。可是小赵家庭消耗不起,小赵本人更是消耗不起,必须拿出更有力的证据,让当事医院承担相应责任,让小赵早日康复出院。

经过半个多月的多方调查取证,调解员发现,给小赵施针的医生并没有医师资格证,也就是说这个施针医生没有行医施针的资格。当事医院在证据面前不得不承认错误,县卫生局医政股得知该情况后也给予了当事医院行政处分。

【调解结果】

经与当事医院多次沟通,双方最终达成协议:当事医院邀请省级三甲医院的教授专家为小赵会诊,制定科学的治疗方案,尽全力将小赵的腿治好,且治疗期间的住院费、药费、护理费全免;当事医院按月给予小赵家庭400元的生活补助。

【案例点评】

本案属于中医针灸引发的医患纠纷。按照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第五条的规定,医疗事故分为责任事故和技术事故两类。责任事故是指医务人员违反规章制度、诊疗护理常规等失职行为所致的责任事故;技术事故是指医务人员因技术过失所致的事故。在本案中,容易让患者认为是技术医疗事故,而是否是技术医疗事故,需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。本调处属于阶段性结论,即医疗并未终止。因此在调解中告知医患双方适时保留好相关的证据,将有利于未来出现医疗终结结论后的进一步的调解或维权。

收起
政务微信
政务微博
返回顶部
咸宁司法微信公众号
咸宁司法官方微博
x